邯郸一高中生被同学打伤睾丸 打人者自称姥爷是县长,其父否认
2024-06-15 09:44:39

原标题:邯郸一高中生被同学打伤睾丸 打人者自称姥爷是其父否认县长,其父否认

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

3月18日,邯郸邯郸的高中睾丸家长李先生再次前往公安局递交材料,要求依法惩处打人者。生被李先生称,同学他是打伤打人当地的一名医生,还是称姥长区政协委员,“要不是爷县孩子伤的位置特殊,我不会不顾及人情关系来追究这个事。其父否认”

李先生介绍,邯郸2023年5月24日晚,高中睾丸他的生被儿子小康晚自习后返回宿舍,被同班同学庄某打伤睾丸,同学手术后至今未能完全康复,打伤打人“走动或者剧烈运动,称姥长就会肿胀、疼痛。两次试图去上学但都伤情复发,至今休学半年多。”

李先生说,庄某和小康是高一同班同学,平时对小康曾多次骚扰、侮辱,“撕课本、抢零食、取侮辱性的外号,这都是轻的。有时候在厕所遇到,趁小康蹲着上大号,他闯进去骑在小康头上。”

李先生称,小康在事发前一个月曾向老师反映、求助,老师也第一时间把庄某喊去批评教育,“他表面上道歉、悔改,私下却变本加厉,时不时往孩子身上撞,拳打脚踢。庄某比其他孩子大半岁,平时打架斗殴的事比较多,总是赔偿了事。孩子回来跟我们说惹不起他,要躲着他走,免得麻烦。”

“他们同班不同宿舍,当晚他看到小康一个人在宿舍,进去就对着小康下体打了两拳。小康躺在地上疼得起不来,其他室友回来后通知老师,之后将他送到医院。”李先生说,小康在4年前曾做过睾丸手术,这次的殴打事件之后,因疼痛难忍再次接受了手术。

事发当天的入院治疗诊断(受访者供图)

李先生提供的材料中,多份诊断报告称“双侧睾丸损伤,建议卧床静养”。事发后与老师的聊天记录中,老师述说的事件过程与李先生陈述相同。

“事情发生后,学校、教育局比较配合,先把庄某转学处理,派出所说等伤情稳定后再做鉴定。去年9月份开学,孩子试着去上课,发现庄某也在学校,并且追到小康宿舍门口挑衅,说他姥爷是县长,父亲是干部。”李先生说,小康去年九、十月份两次试图返校上课,一旦长久站立、坐着或者走路,睾丸会再次肿胀、疼痛,后来一直休学至今。

展开全文

小康最近一次的就诊诊断(受访者供图)

“当地组织了一次伤情司法鉴定,说是超出了机构鉴定能力,需要到外地鉴定,但孩子现在没办法长时间坐、走,没办法去外地,就一直拖着。”李先生说,因为无法鉴定伤情,派出所一直未追究对方的责任,庄某及其家属也从未道歉过。

“现在不知道怎么办。孩子拍了好几次片子,没有明显伤情,但总是反复水肿、疼痛,上周有北京专家来巡诊,我们去看了,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还是建议静养。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未来生育能力。”李先生说,他在区政协会议上还专门提交了建议,希望加强对未成年人伤害事件的预防和处罚,希望能保护到原本正常生活的未成年人。

对此,庄某的父亲回复封面新闻记者,称两个孩子是闹着玩,“又没有伤情,你找我干什么。他姥爷也不是县长,我也不是干部,有问题你们找警察。”

18日,封面新闻记者联系所在辖区的姚寨派出所,该所副所长表示该案件还在办理中,不便透露案情。

(作者:新能源汽车配件)